Lydia.

随心所欲码段子。历史圈+韩圈同吃
本命玄亮 青山松柏 刘卫 GDYB竹马党

毕业论文开题了,火急火燎的赶上了最后一班车选了法制史。可幸运了,有个人刚退,我就打电话,于是选上了美女导师~~据说法史不好写,引用多,查重不好说,但毕竟历史是爱好,啃文言文也是愿意的。真的是,要毕业了啊。

太喜欢竹马这个小圈子啦,很舒服自在,没有撕没有奇葩和挑事儿的,喜欢竹马的感觉都是很温暖的姑娘。有糖吃糖,没糖脑补,反正他俩一起干过的那些事儿海了去了,咱们都脑补不够~这么多年,一步一步扶持着过来了,志龙照顾永裴,永裴也是志龙的依赖。模范老夫老妻啦!(偷偷说,偶尔还是希望你俩来点儿激情,满足一下我的腐女心🙈)

最近的泪点是,达斯说某浩在图书馆想我想到哭,那一瞬间我也哭了,不过没被她发现哈哈,其实我不算很感性的人,但会被小细节戳中,朋友的家人的。这一年收到了太多的爱了,是很温暖的一年啊,在做小太阳的时候,自己也被照耀着。对有人的偏见也没有了,聊的越来越多。今天莫名想爸,我住院那时候因为冷扎不准血管,然后爸就握着我的手,妈在旁边陪着我,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爸严肃的时候可严肃了,在我妈面前总是特别怂,怂得像只大猫。所以要离家近,要奋斗国考啊。

找了很久,原来这段音乐是卫鞅入秦。和想象中的不一样,有些悲壮。仿佛是明知道结局,明知道会走得很艰难,仍要执拗着往一条不归路上走。这个白衣士子犟得要命,连死,也死在了他亲手改造的那片秦国土地上。

[YG竹马]就一辆车要什么标题系列

小可爱们,这一篇是YG向~最近买了志龙香水的小样,闻起来感觉emmmmm……像冬天走进蛋糕店的味道。总之很温暖,也很温柔。于是即兴开了一趟车~

——我在找一款香水,是巧克力派在微波炉里热过刚出炉的味道。

“永裴呀,好闻吗?”

还没卸完妆,小橘子色的头发还戴着花环,蹦哒蹦哒就抱住他挂在他身上,蹭啊蹭。化妆师姐姐们见惯不惯的,带着老母亲般的微笑看着这俩活宝。尽管他的竹马已经多次提醒他要注意影响,注意形象,然而志龙总是手一挥:“嗨!这么多年都是自己人了!没准儿……”他咬着下唇低头笑,突然不说话了。

链接走评论↓↓

权laeder平时用的这款狂野麝香,买了一支小样。一开始的味儿特别冲,怎么说嘞,大学里不是有国际教室嘛,就是一群黑人和印度小哥把你团团围住的那个味儿。蛮直男的,够野性,像个胡子拉碴的大汉,和GD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but重点来了,这香水的后调简直是惊喜——睡了一觉起来变成了热可可的味道!太美好,又甜又暖,整个人感觉变成了一块巧克力,想吃掉~洗了个澡还有甜味,留香时间可以说hin长了 ~
赌一包辣条,权小队用它,八成是冲着后调去的。这支香让我想到happy together上他用微波炉热的巧克力,以及那个名字——甜志龙。

大爆炸的歌 按喜欢程度顺位 last dance/ blue /cafe
last dance 听一遍就会喜欢,cafe要在安静的地方听,很有味道。
GD的歌 第一喜欢无题 看这MV的另一个版本,天光的那一瞬,这个男人走到海边,回头看了一眼,便跳了下去的时候。有震惊到。
少年呀 排到第二,有上坡必有下坡 以及 自信是我的武器 这两句被我贴在桌子上。公考狗每天早起看到这两句就有了动力。
意外的喜欢渣男之歌TODAY 这是gd一天晚上玩着滑板玩出来的歌。不看歌词,get到它的那种自由感毫无压力。很快乐,闭上眼睛有点像美国西海岸的感觉。

日本FM上志龙穿的衣服都很好看。
尤其喜欢这件黑色主调袖子上带绿色的,宽袖子动起来不要太飘逸
想get同款然鹅just think think哈哈

世味年来薄似纱

谁令骑马客京华

[YG竹马]初雪

来自志龙上综艺时说起的经历。与永裴做好了上台的准备,却还是没能表演。

“是YG的练习生吧?时间太紧了,你们的演出取消。穿厚点回去吧。”是个工作人员过来的。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她,看见两个人身上薄薄的外套柔和地加了一句。
“志龙啊,别等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永裴转过头来握住他的手臂。轻声说。
那双总是活泼泼亮着的眼睛黯淡了。他没说话,只是慢慢蹲下去,把没有戴手套的手指埋进雪地里。
“多冷啊,快起来。”
志龙没动,只是抱紧了自己。他穿着热烈的红色衣服,这是两个人坐着公交逛了一圈弘大一圈明洞以后决定的。志龙说他最适合红色,他总是自我感觉良好,说自己像个王子,永裴总是翻个白眼给他。
可现在不远处前辈舞台的热闹成了背景音,突然变得好远。期盼了几个月的演出机会成了泡影,一切都与这两个少年无关了。永裴陪他一起蹲下,把志龙的手拽过来握在手心里暖着。志龙默默头偏过去靠在他肩上。
“起来吧,回去又该感冒了呀。感冒了又该发烧到半夜啦,乐谱都不会认啦你。”
永裴像妈妈一样的。还像……还像男朋友。
志龙站起来往车站走。刚开始他还不想说话,小短腿(我不是黑啦顶锅盖儿~)走的飞快在前面,永裴在后面跟不上,就喊:“权志龙!”
不理他。
“权志龙!站住!”
狮子座的脾气上来了,越走越快。
走着走着,脚下突然悬空被抱了起来。
“喂!!”志龙先是吓得叫出声,然后咯咯笑了,“放我下来东永裴!快!xilo!”
永裴也笑了,弯弯的眼睛像他头顶的那挂月牙。他抱着志龙转了一个圈,两个圈,三个圈。
志龙有点晕,他看着永裴,又看着月亮。月亮和永裴的眼睛都弯弯的,亮亮的,他分不清谁是谁了,就傻傻地看着永裴笑。路上没有人,只有雪。和雪反射的,亮亮的月光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你什么时候这么坏啦!!”
“我能坏的过你吗?”
“我是跟你学的!你在学校打架第一名!”
“我骗你的!这么多人也就你信!”
“我信啊,”权志龙的眼睛也闪着星光一样,“永裴说什么我都信。”
永裴你说,我们能站到那个舞台上吗?
两个小孩子眼巴巴看着,像看着一个绚烂的梦。
能。我说能,一定能。
我们一定能坚持到那一天的,相信我。
我相信你。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