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樱

历史cp圈 本命青山松柏、刘卫,墙头昭白、玄亮。法学生。

看我型我秀 谦谦中途淘汰的那一段
被谦君有爱到炸成烟花甜到齁啊~(>_<)大家出来送他,君君第一个跑过去把人抱住,捧着谦的脸,俩人就不顾摄像机,去后面腻歪去啦~~后来一群人把谦谦围住,谦谦这傲娇的,一直说:“不要出来送我嘛...不要送我嘛...”本来站在一边的君君,伸过手揉揉谦谦的头,又摸脸
感觉谦谦应该是挺吃这一套的,所以每次受了委屈难过的时候,君君都捧着脸,顺顺毛QAQ真的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很软萌啊。

[君谦]日常小段子

老夫老妻cp 来一发~

两个人刚打完一局游戏,薛之谦菜到家了,惹得君君狂飙京骂。在北京待了好几年,京片子骂人也格外溜,薛之谦在这方面向来笨,不知道怎么反击,索性跟君君来软的,低眉敛目的说:“你凶我……”
“明明就是你菜还不让说,”君君正说着,发现身边的人没了动静,有点儿慌了,忙补充道,“其实也不怪你,对面太牛b。”
“喂,薛之谦。”
“嗯?”
“你知道我这个脾气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我怎么会不知道。当年你生气了连自己都打,开玩笑。”
“现在也是,改不了。”
薛之谦从后面抱住他,身体顺势贴在他后背上,蹭了蹭脸,说:“不用改,我能忍。”
“对了,谦,把微博上关于我的都删了吧。你现在红了我又是个圈外人,难免有人看见炒作。我不想再蹚这个浑水。”
他看着君君点点头。他太了解他。这个人的脾气,决定了一个事,撞了南墙也不回头。做生意就做生意,再也不涉足娱乐圈。更不愿意利用朋友的热度炒自己。
“好。”
北京的冬天,太阳落得早。室内昏暗。薛之谦爬起来要去开灯,被君君按住。他转过头去,笑着问:“干嘛……”话音没落,就被压在床上。
“着急开灯干什么,刚才的事儿还没干完。”
“别……把窗帘拉上,快去,会看见的,那群人什么都拍啊我跟你讲,要命了……”
啧,吵死了。
君君无奈地叹口气,低头,死死吻住。
世界都安静了。
小恶魔,果然只有这样才能制得住你啊。

也只是我所理解的他,可能有不妥。

“薛之谦。”
“嗯?”
“再这么忙下去,你身体迟早垮掉。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“可是我没办法,我怕……她们会离开我。”
“总有一天她们会离开你。说不定很多人就是因为你的段子好笑,你他妈在舞台上就是个小丑,笑料。”
“可是起码她们会去听我的歌。这就够了……歌手,十年的梦啊。现在你听到了吗?连路边麻辣烫店里都在放!不接通告怎么让她们知道我?她们不就喜欢我是个小丑吗?好啊,我演给她们看啊。反正都已经这么贱了,不在乎那点面子。”
“那只是路人!真正在乎你的,不想看到你这样,有的时候你简直是作践自己。”
“这是无所谓的事。其实,有很多捷径可以走。但是我不想走。与其在台下算尽心机曲意逢迎,倒不如在舞台上光明正大地做个小丑。”
“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?总有归于平静的时候。”
“我不管以后。我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像二十几岁的年轻孩子那样折腾了。趁我还能唱歌,要做,就做到极致吧。不然以后,恐怕只能写歌了。再也没办法站到舞台上去了…”
如同烟花。
他好像在燃烧自己。
发出的光芒十分耀眼,大概因为是在用自己的全部精力做燃料。